澳洲幸运10官方开|澳洲幸运10开奖联网吗

無人機:想展翅暢飛不容易

無人機,大疆無人機,消費級無人機,

圖① 大疆首款緊湊型折疊無人機“御”Mavic Pro,被業內人士稱為“地表最強消費級無人機”。

圖② 零度指控的明星產品DOBBY口袋無人機。

圖③ 亞拓ALIGN MR25穿越機,常搭配3D眼鏡使用。

照片均由本報記者 周明陽攝

近幾個月,不斷有無人機制造商裁員的消息傳來,讓人不禁開始質疑無人機行業的發展方向和發展前景。行業短暫爆發之后,迎來了重新洗牌與規模縮減。

經過兩年的快速發展,無人機行業出現了哪些問題?行業未來發展的方向在哪里?帶著這些問題,《經濟日報》記者采訪了相關的從業者和技術專家。

裁員潮席卷而來

國內外數家無人機制造商裁員的消息接二連三,資本市場對無人機的投資規模也在放緩

從去年12月到今年1月,國內外數家無人機制造商裁員的消息給無人機市場潑了盆冷水。2016年12月,智能無人機公司億航被曝裁員,億航聯合創始人兼首席營銷官熊逸放表示離職的員工人數約70人,占員工總人數20%。

國內排名第二的無人機廠商零度智控緊隨其后。以專業級無人機起家的零度智控自2015年開始進入消費級無人機領域,其推出的首款口袋無人機DOBBY被業內認為是2016年最受關注的無人機之一。2016年9月份,零度智控宣布獲1.5億元人民幣B輪融資。但就在2017年的第一天,零度智控確認公司人員發生調整,實際離職人數134人,約占員工總人數的25%。

即便是作為無人機市場獨角獸的大疆,業績也不理想。無人機市場2016年三季度跟蹤報告指出,大疆的市場份額首度出現下滑。據透露,大疆去年的銷售額雖有增長,利潤卻已經下滑。

在國外,不利消息也接連傳來。英國媒體報道,GoPro公司計劃裁員200人,占員工總數的15%。報道稱,GoPro在2016年一直處于虧損之中。

2017年1月11日,法國科技公司Parrot發布季度業績預告,透露旗下無人機業務在該季度創造的營業收入低于預期目標,宣布已經與員工代表談判,將會裁撤無人機業務部290名員工,約占總員工數量34%。1月12日,美國無人機制造公司Lily Robotics宣布停業倒閉。

2015年被稱為無人機元年,當時無人機被譽為繼智能手機之后最被看好的終端市場,世界范圍內許多知名廠商,如英特爾、高通、小米、騰訊、京東等紛紛涉足無人機領域。行業的快速發展也引得資本的追捧。但到了2016年,這一趨勢開始放緩,到了2017年尚未見到好轉的跡象。

盛譽之下現危機

消費級無人機市場規模有限,又形成巨頭壟斷。安全問題也成為重要的制約因素

提到無人機,繞不過去大疆這個公司,它的出現降低了無人機的成本和使用門檻,真正推動無人機進入巨大的個人消費市場,使“每個人都能飛行”“到手即飛”成為現實,大疆也發展成為無人機領域無出其右的霸主。

但是,無人機畢竟不是手機,市場規模有限。龍脈無人機創始人吉正自6歲起學習航模,20歲獲得全國模型公開賽遙控直升機組冠軍,曾是中國國家航模隊專業運動員。他告訴記者,無人機第一批玩家就是最早的航模愛好者,屬于專業人員,現在大部分在航拍公司、農林植保等領域從業,或在無人機公司從事研發工作,這部分人的規模約1萬人,再加上后來市場培養起來的消費者,規模在20萬至30萬人之間。無人機并非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功能相對單一,這無疑限制了消費級無人機市場規模的擴增。

政府的“禁飛令”更是給無人機行業的發展套上一道枷鎖。近來無人機侵入機場、影響航班安全的事件時有發生,出于安全因素的考慮,多地對無人機的飛行高度和范圍設定限制。比如,北京明確禁止無人機在六環以內起飛。有網友甚至表示,無人機終將“生于航拍、死于闖禍”。

市場規模有限的前提下,國內無人機市場幾乎所有的閃光燈都聚焦在大疆一家身上。吉正表示,無論是技術創新、產品設計、供貨渠道乃至市場口碑,大疆實際上已經形成了對消費級無人機市場的絕對壟斷。“經過數年的發展,大疆的產品線種類豐富,消費級、準專業級、行業級無人機門類齊全,在行業內無人可及。在這種情況下,留給其他無人機企業的發揮空間十分有限。”吉正說。

對消費者的素質培養不足,也給無人機行業的發展埋下隱患。前中國航天科工集團第三研究院多旋翼無人機總體設計師趙雲超告訴記者,無人機屬于航空器的一種,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是和巡航導彈、火箭、人造衛星等飛行器并稱的軍用裝備。現在,體積越來越小的無人機逐步民用化,于是很多消費級客戶就把它當成玩具一樣,在沒掌握飛行技巧且不懂工作原理的情況下就敢隨意起飛,甚至有時候在人群密集或者敏感地區飛行,從而導致事故發生。

同時,在專業的操作領域,存在極大的人才缺口。“市場不缺那種只會推油門起飛無人機的低端飛手,缺的是能熟練操作無人機、在出現緊急情況時能救下飛機、在飛機出現故障或損壞時能維修好飛機的全面人才。”趙雲超說。

前兩年行業的快速發展帶來資本追逐,不少無人機企業盲目擴大規模。但事實證明,擴充員工數量并沒有帶來足夠有影響力的產品,反而加重了無人機廠商的負擔。零度智控CEO楊建軍就表示,裁員的原因在于一年來人員急劇增加,管理半徑超出能力范圍,裁員也是出于公司運營成本的要求。

未來仍值得期待

技術創新腳步不停,消費級無人機仍有發展,工業級無人機更有著巨大的想象空間

盡管負面消息不斷,但還是有許多人對消費級無人機市場持樂觀態度。趙雲超認為,消費級無人機的時代剛剛來臨。“有越來越多的朋友向我咨詢航拍無人機的各種問題,同時也有更多人愿意花幾千元甚至上萬元去購買這種設備。”趙雲超說。

趙雲超認為,受制于現階段消費級無人機的市場規模,有些企業退出或者轉型是正常的,最終行業的發展還是會回歸到產品為主的正常軌道上。“消費級無人機永遠不可能變成手機那樣人手一臺甚至人手兩臺,但是當市場成熟到一定程度并且產品的一些技術瓶頸得以突破時,它會成為像單反相機那樣的數碼奢侈品。到那個時候,客戶對無人機的認識一定更加深刻,同時國家的相關法律法規也會更加完善。”趙雲超表示。

也有專家認為,消費級無人機市場只是前奏,無人機真正的主流應用還在工業、農業等方面。普華永道發布的“無人機技術商業使用報告”顯示,無人機在農業領域的市場規模將達到324億美元,在基礎設施領域也有452億美元的市場空間。在自身功能局限尚難破解的情況下,找尋新的技術合作者在工業、農業等領域站穩腳跟,正成為目前無人機企業發展的一個方向。

事實上,無人機行業也并非停滯不前,技術的迭代更新仍在進行。在2017年美國拉斯維加斯消費電子展上,無人機展位相較去年增加了33%。高通在展會上發布了全新的無人機技術,大疆也展示了一系列提升用戶使用體驗的產品。在工業級領域,技術創新的范圍更廣,在能源方向(電池)、控制模式方向(垂直起降)和驅動模式方向(油動直驅多旋翼)等都有創新。

北京晟澤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氫燃料電池無人機動力系統的研發和生產。公司創始人張浙閩告訴記者,之所以會選擇在工業級無人機領域創業,正是看好工業級無人機的發展前景。“從去年開始,工業級無人機有很多廠家進入新三板,今年還會有,說明資本市場正在向工業級無人機靠攏。”張浙閩表示,與消費級無人機相比,工業級無人機有一定的門檻,它的專業性會經過很多監管和把控,產量也不像消費級那樣多,質量性能相對更加穩定。

關于無人機的發展前景,趙雲超預測,未來無人機行業的發展格局將更加細分化,會有若干家大型公司引領技術和行業標準,其余中小企業將會轉型成應用層面的公司,分工也將更加明確。

行業發展的當務之急是,加強培訓,避免安全事故的發生。趙雲超表示,航空科普教育迫在眉睫,在3月份他將推出一本無人機綜合性科普圖書《無人機入門寶典》,希望對消費級無人機領域基礎知識的普及能有所幫助。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 李浩

[email protected]

010-68516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