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官方开|澳洲幸运10开奖联网吗

臨床“最后一線”藥物多粘菌素耐藥研究獲新進展

多粘菌素,流行病學,

2017年1月28日,國際頂級期刊《柳葉刀感染性疾病》(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雜志在線發表了由中國農業大學汪洋、中山大學中山醫學院田國寶和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二醫院張嶸等關于多粘菌素耐藥機制MCR-1分子流行病學、臨床感染和定植風險因素評估的研究論文。該論文通訊作者中國農業大學沈建忠院士認為:該研究成果使人們對MCR-1在臨床上的影響和危害有了新的認識,具有重要的臨床指導意義。

多粘菌素是臨床抗擊細菌感染的“最后一線”藥物。此前研究均表明多粘菌素耐藥機制都是由染色體介導,而該合作團隊于2016年初在《柳葉刀感染性疾病》上發表論文(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2016;16(2):161-8),發現并提出了多粘菌素耐藥的新機制和新觀點:質粒也可以介導多粘菌素耐藥,并闡明是由質粒攜帶的MCR-1基因引起。本文是該合作團隊繼發現MCR-1后,在細菌耐藥領域的又一重要研究成果。

該論文首先對采集自廣東和浙江臨床病人和健康人21621份樣本做了回顧性研究,闡明了MCR-1的耐藥流行現狀和趨勢。研究結果表明,MCR-1陽性率逐年顯著升高,臨床病人甚至健康人都檢出MCR-1,而且MCR-1陽性菌株更容易形成多重耐藥或泛耐藥菌株。同時,運用全基因組測序技術分析了MCR-1質粒和菌株類型。研究結果顯示,不僅攜帶mcr-1基因的耐藥質粒類型具有豐富多樣性(如IncX4、IncI2等),而且攜帶MCR-1的菌株類型也相當豐富(如ST10, ST156, ST131等),表明MCR-1同時存在水平傳播和垂直傳播的巨大風險,預示未來可能會出現更廣泛的傳播和流行,需引起全球持續廣泛的重視。

Figure: Minimum spanning tree of mcr-1-positive E coli by MLST type and gene allele from colonized patients from hospitals and colonised health volunteers

在此基礎上,該論文分別從臨床感染病例和定植病例兩方面,研究影響MCR-1臨床感染、傳播和預后的關鍵風險因素。研究結果表明,對MCR-1感染病人而言,是否使用過免疫抑制劑以及住院前抗生素使用史是影響MCR-1感染的關鍵風險因素,而MCR-1定植病人住院前抗生素使用史以及居住周邊是否存在畜禽養殖場是影響MCR-1定植的關鍵風險因素。研究成果為臨床MCR-1攜帶菌感染的預防和控制提供了重要指導。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 閆月

[email protected]

010-68516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