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官方开|澳洲幸运10开奖联网吗

做文化與科技的“紅娘”——第二批文化部重點實驗室誕生記

文化部重點實驗室,文化科技,科研成果轉化,虛擬現實技術,

文化與科技,曾經像兩條平行線,在各自的軌道上相互對望卻互不相干。近年來,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兩者在新的領域中相遇,開始了相交相融發展的態勢,創造了交相輝映、比翼齊飛的生動局面。繼2014年12月第一批公布之后,今年1月,文化部認定公布了第二批重點實驗室,這是對文化與科技融合發展局面的生動注解。

第十屆杭州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上,觀眾在觀看機器人舞蹈表演。龍巍攝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消除文化與科技的隔閡

文化部第二批重點實驗室共12個。至此,兩批18個重點實驗室已涵蓋文化藝術資源保護與開發、文化藝術生產和創作、文化裝備設計與研發、文化科技基礎性工作、傳統工藝研究與利用、文化傳播與服務等文化科技的各個領域。

“我們文化部門搞科技實驗室,剛開始時心里是沒底氣的,數量上也沒想搞那么多。”文化部科技司副巡視員趙一紅說。

2016年6月,文化部第二批重點實驗室申報工作啟動,一個月時間共申報56個,各地的申報熱情超出預料。據趙一紅回憶,當時申報工作剛啟動,湖北省科技廳、安徽合肥市等就主動找上門來,對重點實驗室表現出極大的興趣,表示會主動投入資金建設實驗室。

趙一紅說,長期以來大家對文化科技關注不夠,文化領域科技人才相對缺乏且培養引進人才的途徑比較有限,而文化部重點實驗室恰好為文化與科技的相遇、相交、相融創造了機遇,搭建了平臺,有利于消除文化與科技的隔閡。

打通政產學研用各環節

文化與科技的隔閡不僅影響了具體的文化生產創作,也影響了科技成果在文化領域的轉化應用。曾經有不少文藝院團跟文化部科技司司長孫若風反映,在劇目創作中遇到的一些燈光、舞美等技術性問題,不知道找誰來解決。

“文化部重點實驗室就是要打通政、產、學、研、用各個環節,為文化中的問題找到技術解決方案,為科技找到在文化領域應用的落腳點。”孫若風說。

正是基于此,不同于理工科的實驗室大都以專門的科研機構和科研人員為主,文化部重點實驗室的參與者中既有科研機構又有企業,還有博物館等文化機構。比如,數字舞臺設計與服務實驗室的申報主體為武漢理工大學,而共建單位則有漢凌云交匯軟件有限責任公司、上海虎躍舞臺設備科技有限公司、廣東盛世飛揚光電科技有限公司、湖北省京劇院、湖北長江人民藝術劇院、劇百匯院線、紅臉舞臺網7家單位,涵蓋文化科技從研發到應用的各個環節。

為了推動實驗室科研成果的轉化與應用,文化部對各實驗室的支持主要以項目的形式而非直接投入經費。據趙一紅介紹,第一批文化部重點實驗室共有6個,而當時文化部提供了5個項目。“能力強的才能拿到項目。這樣一來,就激發了實驗室的積極性,有利于提升科研成果的轉化率。”趙一紅說。

為新興文化產業發展注入新動能

文化部重點實驗室通過研發先進技術,將不僅為文物保護提供關鍵技術支持,也為傳播中華文化、做大做強文化產業帶來發展新動能。

書畫保護實驗室將現代科學技術與傳統修復技藝相結合,改進和完善書畫保護修復方法,將引領中國書畫科學保護和修復的發展方向。傳統工藝與材料研究實驗室將融合藝術與科學,解決非遺傳承和活化所面臨的基礎性技術問題,促進傳統工藝融入現代生活,推動傳統手工業、特色文化產業及生態經濟發展。沉浸式交互動漫實驗室,專注于虛擬現實技術研發,將促進動漫游戲等觀看體驗方式及呈現方式的轉變,還將對部分文化遺產進行VR影視呈現,力求制作出世界一流的VR影視作品,通過高科技手段傳播中國文化。

“文化產業尤其是新興文化產業的發展基本都是依靠科技的引領。文化部重點實驗室在VR等新興技術領域的布局,將為搶占新興文化產業的制高點提供技術支撐。同時,在傳統文化產業形態抵制外來文化擴張乏力的情況下,利用文化與科技融合,弘揚優秀傳統文化,掌握文化發展的主導權,也能夠大大提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國際競爭力。”孫若風說。

《光明日報》( 2017年01月22日 05版)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 閆玥

[email protected]

010-68516618